文字版翻譯禁止單獨轉載, 轉載請註明出處

轉自: 百度朱智勳吧

日文文字提供: PIANO さん

翻譯: 豬豬勋

制圖: 走入迷宮

ImageProxy.mvc2 ImageProxy.mvc2 ImageProxy.mvc2ImageProxy.mvc2ImageProxy.mvc2 

 感謝以上所有辛苦的朱花花~^^

 

Q13作為演員現在最應該解決的問題是什麼呢?

現在最擔心的是實踐的部分。雖然在服兵役期間也有演過音樂劇但畢竟不是很正式的那種,服兵役期間不眠不休的看了一些電影和戲劇,即便不是為了學習而學習,對於演員來說也是有學習的成分的,對看到的加以思考再現其中的某些場景等等。就這樣給自己充充電,增加一下知識儲備,也開闊一下眼界。雖然正式的表演已經開始,但理想和現實的差距還是讓人很苦惱,僅僅有知識儲備反倒更令人苦惱。

Q14如果能實現你三個願望,你想許什麼樣的願望呢?

很久之前就經常被問這樣的問題,但是真的很簡單,只有一個就是許的所有願望都能實現,怎麼樣很簡單吧。

Q15那如果是能給你三樣才能的話想要什麼?

才能倒算不上吧但首先是健康,想要擁有永遠都不會生病的身體,然後就是聰明的頭腦吧,然後再擁有敏銳的直覺感覺自己似乎就無所不能了呢。

Q16本來完全沒興趣的東西如今開始有興趣的是什麼?

有 興趣的東西嗎?應該就是組樂隊學吉他吧。不是單純對演奏感興趣,而是對樂器也很感興趣。即使是演奏很一般的人也想拿一把好的樂器。就想喜歡攝影的人也想有一台好相機一樣,學習的時候,對文具也是很挑剔的。沒有原因就是想要好的樂器。以前對英語日語沒什麼興趣,現在想學一下。 《唐璜》的時候有舞蹈演員從西班牙過來,一直用英語交流來著。雖然日常交流還是可以的,但也被告知“如果想衝出亞洲的話,還是需要更系統的學一下英文。”然後我就會說“需要的時候,不是還有翻譯呢麼。”但是從那之後,很多事情都不一樣了,不是單純的韓國演員走出去,而是有很多與其他國家雙方的互動。怎麼說呢,就是世界的距離越來越近了, 不是單純的韓國作品走出去,還有很多出演外國作品的機會,所以很自然就對學習感興趣了。以前很不喜歡學習,現在確是樂在其中。這個那個的都想學一點。

Q17這兩年時間有什麼新增加的興趣麼? (好想吐槽,這不跟上面一個意思麼)

樂 隊吧。一想到能和朋友一起組樂隊就很開心,哦想到了開始學原聲吉他的契機。我是被一位演員朋友勸著開始的,還說之後把成員介紹給我,就這樣和大家認識了。他問我:“喜歡原聲吉他嗎?”我是這樣回答的:“可以很直白的說我應該喜歡不上。”但是現在卻想買一個。一聽到電吉他的聲音就很不舒服,音樂也是一樣。如果被問及不喜歡的音樂的感想,就一定會直白的說喜歡不起來。主持人:

“絕對的嗎?”Jihoon“這是在搞偷拍麼?”總而言之現在很喜歡。採訪的氛圍很自然,真不錯。是在說興趣?不過想到一個稍微有點離題的事。以往我一直是個黑白分明的人,這個喜歡這個不喜歡,好不好分得很明確,沒有中間地帶,慢慢的對事物的看法就沒那麼明確了,再隨著年齡的增長,之前完全不喜歡的東西,也可能慢慢喜歡,相反的情況也是有的。慢慢就不會斷言說一定怎樣。最要命的就是跟別人的約定,被問及“哪天見呀?”我總是回答說“當天再聯繫。”但也會有忘記打電話或睡著沒接到電話的情況,而且作為演員行程總是有很多變動, 所以很難跟別人約定什麼。當然我說的不是工作上的電話而是私人電話。

Q18開始組樂隊的契機是什麼?

很早之前就想學一下吉他。 《果子店》一起共演的金材昱之前組過樂隊,是歌手出身,在大學學的也是音樂方面的專業。完全被他那種很有意思的感覺吸引,我的樂隊成員裡也有之前他樂隊裡的成員,他們在我這裡兼職。

Q19是那種一旦有興趣就會深陷其中的性格麼?

每個人對深陷其中的定義不一樣吧,雖然會嘗試很多的事,但也在盡量讓自己不去接觸那麼多事物,受工作的影響會強迫自己不管做什麼都要做到最好。不想被別人說自己做的不行,一旦做不好就會覺得很生氣。所以單是練習而不做出點什麼的話,我會覺得不高興,但通常情況下是相反的吧,應該是樂在其中然後做出些什麼成績吧。雖然能組樂隊表演很開心,但不高興的時候還是挺多的,面對各種各樣的人,會有不一樣的感情,我也一樣會被人說,會羨慕會嫉妒,就算不喜歡也是我作為演員必須接受的一部分。批評也好,忠告也好,只要是足夠客觀的我都欣然接受,批評這種事我也會做的,如果不能很好地接受批評,就不會成長。但事實上批評的大多數都是說壞話,批評的人既不知道評價一個人的方法,也沒有意識到這是在評價一個人,他們似乎就是對說別人壞話這件事樂在其中。我年輕的時候對這些是極其討厭,但人生只有這一次太過在意這些不過是浪費自己的時間。然後我就期待著“只要自己做到最好就不會有批評了吧”,真心不想敗給那些惡言惡語。

Q20朱永勳和朱智勳不一樣嗎?

有 很大不同呀。可能是我很年輕就開始是工作吧,會把二者分得很開。當我自己判斷說“這是工作”就會瞬間進入工作模式。怎麼解釋好呢?當不得不工作的時候就會切入到那個模式,但是不能很好地把握二者的平衡。比如說彩排的時候就不會覺得這是在工作。但也有導演和其他很多人在的時候,對我說好好演,我就會當成工作努力去詮釋。這類導演對我來說多少有些辛苦。我在片場會精神高度集中,所以彩排之類的就沒辦法那麼集中。實際上也有左右為難的時候。雖說在家做也很好,但我基本上不會這麼做,當然也努力嘗試過。別說我懶呀,想盡辦法想要在家練習但最終都失敗了。在這種可以盡情放鬆的地方,怎麼都提不起幹勁,沒辦法集中。這 麼想來我是屬於公私分明的吧。自己內部是有開關的,但並不企圖單純以此來區分。

Q21宮、魔王、果子店、廚房,這些作品對你都意味著什麼呢?

《宮》 是二十三歲的時候,《魔王》是二十四歲,《果子店》是二十五六歲,《廚房》是二十六歲的夏天拍攝的。感覺表現的就是那個年齡的自己,大家把那稱為演技對吧,在不同的設定裡確實有演技在,但也有自己的體會在其中。角色本身也是我自己,我想這一點之後也不會變。假如說我拿到一個殺人狂的角色,我雖然不是殺人狂,但演繹的時候我可能會抱著對誰的怨恨去詮釋,我不會把自身美化成善良的人,我認為每個人心底都有一個邪惡的自己,只是被道德和法律束縛

而無法釋放的感情罷了。我內心裡也是天使和魔鬼並存,演員的工作也是其中一部分,雖然現在很紳士的在講話,但也有不是這樣的時候,也會有惹事或是為難別人的時候,總而言之自己並不是什麼特別的存在,只是普通人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全站熱搜

太后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