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智勳(30歲)在“那時的那件事”之後,通過出演電影「我是王」(計劃於今年8月9日上映)復出。2009年,朱智勛承認自己曾吸食大麻,並入伍服役, 以便利用這段時間進行反省。這是他時隔三年重新現身公眾視線。在過去的三年裏,他在特戰司令部軍樂隊完成了部隊生活,二十多歲的年齡也忽然到了而立之年。

一臉明朗表情的他對於粉絲來說,在過去疏遠的幾年間確實成熟了不少。在回憶自己吸毒事件的時候,他也沒有絲毫躊躇,似乎一點也不擔心會產生什麽後 果。他說“當時我很無知,我不想將此事隱瞞下去”,“我想在以後孩子們問起我的時候,能堂堂正正對他們說起這件事”。他對於演戲的渴望和欲望十分強烈。在 此次電影中,他一人分飾兩角,分別飾演朝鮮時代初被冊封為王世子之前的忠寧大君(世宗)和賤民德七(音)。雖然這是他首次挑戰喜劇搞笑角色,卻不覺得有損 自己形象。

-考慮你以前的角色形象,選擇喜劇角色會不會有些危險?

“當然會有,但我讀完這部影片的劇本後,覺得非常有意思,被這部情節設定有趣的喜劇電影深深吸引了。劇中的笑點不在於我個人的喜劇表演,而在於整個劇情和烘托的氛圍。”

-即使如此,在劇中搞笑的服飾和化妝也會有損形象,不是嗎?

“我不認為這有損自己的形象。演員只是負責演繹一個角色而已,並不是要去自毀形象。我相信這部作品的劇本和導演。”

-看來您與導演的溝通很到位,對嗎?

“也不儘然。我有時候會向導演提些自己的想法,但並未得到采納,讓我有些鬱悶。但除此之外,我們關係都很好。但反而由於走得太近而有些不便,讓我覺得導演像是自己的叔叔一樣。”

-一人分飾王子和賤民兩個角色,您是怎麽做到的呢?

“我把自己當成了不同的人,對於角色的聲音、身體動作和習慣等都進行了不同設定。在不同的觀眾看來,可能會覺得有些過了,也可能會覺得有些不夠。”

-感覺自己從部隊服役回來後,有沒有什麽變化呢?

“當然有,部隊生活當然是有幫助的。與小自己9歲10歲的人一起在部隊服役,感覺自己像換了一個人,感受到了集體生活帶來的情誼綿綿。”

-感覺您成熟了很多,對嗎?

“現在我都三十了,不僅是部隊生活的作用,這些年的生活經曆也給我帶來了很多影響。”

-退伍後與部隊戰友感情怎樣?

“我和部隊戰友一起組成了‘小醜’樂隊,和一起服役的金在旭(音)也一起做樂隊等,大家都維持著交往。”

-對於吸毒事件,您當時其實能推卸掉的,對吧?雖然這個話題很痛苦,但您現在回想起這件事情,是什麽感覺?

“當時的我太無知。那是我犯下的錯誤,自然應該由我來接受懲罰。但是,我無法忍受因為我而給別人帶來損失。當時,我出演的電影正在日本上映,卻因這 一事件被中斷了,為此,我曾兩星期沒有吃飯,陷入了極度恐慌的狀態。我不想一輩子說著謊言生活。以後我的孩子問起來,我該怎麽回答呢?我想坦率地與人交 往。”

-離開前經紀公司之後,您簽約到了裴勇俊的Keyeast旗下,那麽對於您來說,裴勇俊是怎樣一個人呢?

“他是一個真正見面後讓人吃驚的人,擁有非常多樣的興趣愛好。”

-聽說接下來您會出演電視劇「五指」,是嗎?

“蔡時那和羅文熙老師都會出演該劇,馬上就要開拍了,我很期待。”

-以後有什麽打算呢?

“我想找到自己感興趣的事情,然後自由去做。但我指的不是單純的玩樂,是那種能讓我集中精力去做,而且能感受到自我成就感的事情。還是新人的時候,看到前輩演員,曾覺得非常帥氣。像往常一樣,我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一個面對自己和觀眾都可以坦率以對的演員。”



我想說的是這就是我認識的朱智勳~^^

     給我家阿呆的一個大大的擁抱~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太后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