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718595_15606439_0.jpeg

昨天,看到他拖著一身的疲憊,累的不懂是身還是心.

他緩緩走著,微微鞠躬,不卑不亢,沒有遮遮掩掩,眼神堅定,坦然面對眾說紛紜的焦點注視,停不了的閃光燈與注目的鏡頭.感覺就連陽光照在他臉上,也無法映出昔日他朝氣勃勃的樣子,掃除不了長久以來笼罩著他的陰霾.

我努力地讓自己想記起他舊往以來朝氣勃勃的姿態.

那個想做好人想辦好事,為世界盡一份力;相信世界有公義有真理;以為好人會有好報,惡有惡報;不相信取巧,只深信努力與實力的智勳,那是我印象中的智勳,也是昨天看過他之後,所有喜歡他的朋友們,對他一如往昔的印象.

我們更加確定,智勳果然沒有因為這件事而被任何真心喜歡他,了解他的人所離棄.


264之後到如今,太多太多人不停譏笑他傻,怪他笨!說智勳應該繼續欺騙自己,隱瞞真相,不應該第一時間坦白承認.甚至永遠不要把自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秘密,光明正大的在指責與批判的凌厲眼光中,暴露出來.

我覺得這樣的想法,只要有心人肯仔細思考,就會發現那只是無意義的聲符.
坦白說,我很不認同這種想法.沒錯,自我囚禁了幾乎2個月的智勳,眼神是有點落寞,但如果仔細看,卻也更實在.

有人說:"三歲定八十",話雖有點誇大,但仍有一定道理.俠義的種子一旦播下,必然發芽.

他注定一輩子當不了壞人.而他真的是個善良純樸,也不做作的好孩子!他不必更換靈魂,更不必當面扯謊.他從來都不是一個會推卸責任,躲在強勢靠山背後,意圖逃避罪愆的人.

也許今日的他,需要的是更換心境,以過客的心態來看待世間的種種不公.

這是一個現實世界,不是柏拉圖的理想國,適者生存.但是我們既便不願同流合污,也應該有看透紅塵的準備.

今天,如果他沒有承認,他會繼續活在恐懼,忐忑不安的日子裡.在懷有罪惡感的生活中,他將無法真正面對自己,甚至和所有真正關心他的人,自在輕鬆的相處下去.

人的性格很奇怪,有一種潛在的“自我折磨”的傾向.然而不是每個人都會自覺這種無解的潛在傾向,尤其是對一些毫無覺悟之心,至死都不知悔改為何物的邪惡之徒.

這種高貴的情操,是他們窮其一生也無法領悟的情感.而有正直之心的人,一旦犯下無法原諒自己的錯失後,是可以從日常生活中表露出'自我折磨'的傾向,特別是當人面臨一種心靈的危機.

擔心自己幾時會被揭發?覺得自己犯了錯卻無法坦承,也沒有機會贖罪.這樣的情緒是可以隱藏,直到一個極限,就會無法抑止地爆發出來.

而這種從“隱藏”到“爆發”的情緒,將可能是一輩子的記憶,產生的苦毒甚至會破壞他與生活周邊,甚至所有人之間的關係.


這樣的折磨絕對是一輩子的.自我罪惡感累積到一定的程度,再也壓抑不了時,所爆發出來的威力和後遺症是非常可怕的.它可以使人生癱瘓,一直沉澱在悲傷、失落與痛苦裡頭,非常難以忍受.


如果誰曾經歷過從悔不當初後,再幸運地找到認錯機會,從這道困惑自己的深淵中“救贖”出來後的過來人,都不會想再一次經歷那種煎熬的感受.

學習認錯很困難、很不容易,但並非是不可能的.如果能下定決心踏出一步,放下恐懼與抵賴,其實就已是痊癒的開始.但如果能與真正面對錯誤,恢復原本正常的自我悔改,這樣的懊惱心情才能真正放下,做一個煥然一新的人.

我確信當他在警察局裡說出自己的罪證後,心理上一直狠狠壓迫他的重擔,瞬間一定卸下了一部分.也許還會有一把聲音對自己說:好了!終於說出來了!這一天總算'砰'的一聲砸了下來.如坐針氈的感覺不好受啊!


我很驚訝的看到,很多誣蔑他的話陸續傳出.甚至有人公開說智勳是這件案件裡的主謀.負責販賣,運送,教唆身邊的人使用違禁品!請問這樣'確定'的新聞,從何得知?
接著還不停有人說:因為他是主使人,所以是罪魁禍首,應該給予更嚴厲的判刑.

果然還真是讓我們茅塞頓開,原來這些人的心裡頭,儲藏太多的人和事,不會作篩選,結果像垃圾一樣,堆擠一起,毫無空間,不斷發出臭味.常常反面的“給予”不了解真正實情的人誤解,給人煩惱、給人壓力、給人難堪.

但是他們非但沒有反省,反而沾沾自喜,帶著看好戲的心態,嘲諷嬉笑怒罵.不過,對於這一些喜歡把不好東西都給人的人,我們只想說一句 :“人有眾過,而不自悔,頓息其心。罪來赴身,如水歸海,漸成深廣.惡人害賢者,猶仰天而唾,唾不污天,還污己身;逆風揚塵,塵不至彼,還坌己身.賢不可毀,禍必滅己.

長痛不如短痛,我相信在他決定承認的那一刻,他是卸下了之前的自責與內疚.然而不可避免的,對所有愛他的家人,朋友,粉絲們所懷有的愧疚感,隨後又湧上心頭.
但是,至少他今後可以堂堂正正的面對所有人的眼光.以他一慣可以冷靜面對挫折的個性,看得出來他已經做好準備.我真的是這麼覺得.

相信他當然或多或少會有震撼,尤其在知獲檢察官對他的求處的嚴厲判刑.但是在經過這段日子以來的沉淀,在心理準備上,應該已經有一條底線了.尤其知道自己一直以來都被當成砲轟對象,可想而知刑罰是不可能比預期中來得輕.

看他昨天的神情,完全是在決定贖罪後,坦然接受裁判結果的樣子.當然心理難免還是會有些忐忑不安的感覺,畢竟已經離開人群那麼久的時間.再次面對一道道嚴厲探詢的目光,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!這也是他認錯後所必須勇敢承受的代價之一.

當然,對於他自己所說的,造成身邊所有愛他,關心他的人所間接造成的傷害,他是充滿著深深的內疚感.

我們完全能了解,也體會到他這種無奈的心情.對於其他人來說,應該也可能抱著:“雖能原諒,不能忘記”(forgive but not forget),這樣的心態來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.這樣的“原諒”,也許並不是真正的原諒,但是也請不要落井下石的惡劣誣蔑他,好嗎?


心上有個亡,是忘,亡下有個心,亦是忘,說是人有心都會忘,我心想,若沒有心,不就是成了亡嗎?難道要做繼續做個'亡心'之人嗎?


相信真正了解他,肯定他誠實行為的人,都會期盼其他人可以給予智勳一句好話、一個微笑、一份心意、一點贊賞、一些關懷.這樣就足夠了,真的!

我們還要大聲告訴所有對他在粉絲心中的支持度,抱有質疑之心的人一句話:真心喜歡,了解朱智勳的粉絲們,會一直陪他走下去.永遠不會放棄他!不離不棄,不在乎一路有多少流言蜚語!


因為他坦承...所以贏得尊重!

歡迎轉帖,請註明文章來源/出處與相關資料.謝謝合作

注:百度方面已經有愛呆之人轉載了.謝謝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el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