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豆辦看到幾篇寫得很有感觸的影評,轉來與大家分享下 

source from douban

① 浅析电影《好朋友们》2014 (http://movie.douban.com/review/7381275/)


  本来只是想看看池城和李光洙,但是这电影关于人物的东西的确让我感觉很惊讶。故事很简单,仁哲和民洙跟贤泰妈妈串通烧掉娱乐室拿到保险金,不料酿成惨剧。但与其他拍人性的电影的不同,它是在拍人。 
  性格最鲜明的是民洙,他软弱,不管是小时候随身听被抢走,后摔下山不省人事,还是二十年后,随仁哲烧娱乐厅,先砸了几下屏幕没有砸碎才砸的上面,一是他没经验,二是他没狠劲,他做这件事内心也不知道对不对,当贤泰爸爸出现的时候他只能慌乱的挨打,因为疼痛松开了棍子,导致贤泰爸爸用力过猛向后仰倒。他甚至做出摘下头套下意识的看向摄像头的愚蠢举动,使仁哲不得不改变计划,把监控一并砸掉。原本计划只是把娱乐室烧掉,让监控拍到戴头套的嫌犯,便可以拿到保险金,让贤泰与父母关系缓和,也让民洙能有钱改变生活。从民洙的家和工作可以看出他是兄弟之中过得最不好,总是需要仁哲这个大哥照顾的。出事后,民洙日益走向崩溃,他在大雨中用头狠狠的撞铁门,一下比一下使劲。他觉得愧对贤泰,从他的遗书来看,民洙认为自己是拖累二人的,临死之前,也没有丝毫责怪兄弟的意味。李光洙的演技让我刮目相看,他不再是那个受欺负了还嬉皮笑脸的样子,感觉他真的投入了民洙这个角色,将害怕,愧疚,软弱,崩溃演绎得淋漓尽致。他的死也是个转折点,命运弄人,明明仁哲已经解决了,民洙却因生活在恐惧中,受不了内心的煎熬而自杀。 
  一个很打动我的细节是在葬礼,民洙是失控的,贤泰的女儿宥利伸手过去,他却很使劲地推开了小女孩的手。在他内心崩溃的情况下,他不知所措,无法面对贤泰和宥利,只是逃避。与另一个细节相比,即仁哲在高利贷面前自残拿回保证书后,看到宥利送他的四叶草钥匙链被血染红,他把四叶草含进嘴里,他不能忍受宥利送他的礼物被血玷污,因为他极其珍视他跟贤泰的友情,对他来说,那是唯一一个寄托了。这两个细节反映出的民洙和仁哲是完全不同性格的两人。 
  仁哲有自己的私心,他也希望能赚保险金,但是没有一刻,他把钱看得比兄弟重要。雪地里,仁哲没有想过抛弃二人,而是摸黑独自下山求救,他根本不知道随身听在哪。当在机场,贤泰对他说自己整理民洙书包时发现随身听不见了,便想仁哲可能不会再回来了时,在这一刻,仁哲才彻底被打败。他一定死都想不到,二十年来贤泰是抱着这样的眼光看待他的。所以他在被捅后用衣服遮挡身上的血,倔强地做出不再相见的表情给贤泰看,又一拐一拐的离开贤泰的视线。在三人中,他是要强的帮助兄弟的大哥,却没想到他从一开始,就失去了兄弟的信任。 
  先前对朱智勋并没有什么感觉,但不管是他在民洙尸体面前的放肆大哭,还是他死前流着泪也流着血看完民洙的遗书,我都觉得仁哲是个可怜的人。这三个人的演技真的不分上下,都有出彩的地方。 
  朱智勋和李光洙表现人物性格时都尽可能地要“放”,放肆的害怕,放声大哭,也放大他们最突出的软弱和义气。而池城的表演却是要“收”,贤泰一直比较被动,难以出彩,性格不好拿捏,疑问也都出在这个角色上。“放收”结合,达到了意外的效果。 
  我觉得,像仁哲和民洙这样的人都是少数,而贤泰却属于芸芸众生中沉默的大多数。他有软弱自私的一面,雪地里他认为仁哲抛弃了他们,于是他也想到了抛弃民洙独自求生,但走了一半,还是回去了。贤泰曾说如果没有宥利,他跟聋哑的妻子也不会走到今天,因为孩子,他不能离开妻子,这与年幼的他最终回去找民洙的举动是一致的。他也有重情的一面,二十年来虽然对仁哲有些看法,但还是对兄弟视如已出,信任他们,记得民洙父母的忌日,即使是在面对母亲死亡的重大打击时,还是主动来到民洙家一起祭祀。关于贤泰是否残忍地报复了仁哲这一点,我有些疑问——机场戴眼镜的人捅了仁哲,将什么交给了高利贷手下。手下在电梯旁等待贤泰,贤泰却没看他一眼,径直走了。但这个细节是否可以说明贤泰与高利贷人有联系?不是他雇的,但至少提供了一些信息,或者默许?看时我还有一种感觉,是贤泰并不知道仁哲受伤,因为距离远,仁哲又用衣服遮盖了,因此没有看到血,只是不想再追究所以让他走了? 
  池城经常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,这表情随着情节的变化,时而是温和的,时而却有些吓人,让人看不透。 
  讲三个男人友情的电影,没有血腥的打斗,只是心理的战争。离开的人也许得到了解脱,留下来的人也可能终身煎熬。雪地里,三个人相互搀扶,身后掉落的随身听,却预见了他们未来一生的道路。 

 

 ② 雪地里互相搀扶着的背影,那是我全部的生命。(http://movie.douban.com/review/6842037/)

请照顾好宥莉,请不要回头看我,请好好活着,我最好的朋友。 
  贤泰带着股暗暗狠劲儿给了仁哲最重的一击,【我翻民洙包的时候发现随身听不见了,那时我是真的觉得我们活不成】。仁哲怔怔地看着贤泰说不出话,良久憋出一句【我怎么会抛下你们俩】后便再也无言。用刀猛划手臂,被人捅在腹部,甚至无奈地亲手点燃游戏厅,就算再痛,比起贤泰的这句话便什么伤害都不是了。仁哲心中的坚守和希望,活下去的动力,因为这句话全部瓦解。【你这二十年就这么看我吗,贤泰啊】仁哲带着抽泣的气声像是失魂儿了一样说,【太累了】。 
  太累了,这段友谊。 
  民洙满带着愧疚先去了,仁哲又死在绝望中。剩下的贤泰在看到委托书明白了一切后却什么也做不了,毕竟民洙信中所谓的【人生全部】现在支离破碎,生死两隔,贤泰除了流泪还能怎样。他永远也解不开那个二十年的误会,永远也无法得知民洙死时的煎熬,永远再不能和朋友搂在一起开怀大笑。他多么用心地保护这段友谊啊,他宁愿心中的结打不开也不愿选择提起。 
  你说友谊多坚固,扶持二十年相依为命地经历人生,知晓对方一切生活习惯喜好,下意识地为对方着想呵护。 
  你说友谊多脆弱,因为受不了内心的责难选择抛下整个世界独自离去,困难到生平一辈子都无法说出想说出口的话,临死前都不敢伸手挽回依靠对方。 
  那既然这么累,要朋友干什么。 
  仁哲闻讯赶到的时候民洙已经在停尸房了。他走近,掀开白布看到民洙已僵直的躯体和惨白的脸,嘴角下撇,盖回原位,嚎啕大哭。仁哲跪倒在台子旁,像以前一样大叫着狗崽子却再也听不到回应。民洙一直责怪仁哲,责怪仁哲拍自己的头,责怪仁哲催自己找女友,责怪仁哲怂恿自己去纵火,责怪仁哲不去自首,可最终所有的一切责怪还是给了自己,只给仁哲留下了【照顾好贤泰,管好臭脾气】的遗言。 
  朋友是寄托,哪怕累到失去生命。 
  贤泰在以为仁哲独自先走时没了主,大风大雪的屋内还有一个半昏迷的民洙。拖着民洙想要走出大山八成不可能,贤泰便干脆什么都不管地就往山下走。他背上没有背包身边没有民洙,他毫无负担地走出很远,他走出的距离已经看不到山顶的小房子,他就要获救,可是他却转身了。【如果就这么走了,民洙一定会没命吧】。 
  朋友是责任,哪怕在生死的边缘线上。 
  仁哲被刺后挣扎地坐到椅子上拿出民洙留给自己的信困难地读着,他已经没有力气挺直腰板,却硬生生的把所有力气留给了眼泪。他断断续续地看着【如果没有朋友】,【不想让你辛苦】这样的字眼,直到最后停留在了【对不起】。仁哲在崩溃中送走民洙,在痛苦中送走贤泰,在泪水中送走自己。 
  朋友是命,是人生的全部。 
  他们累,却因为有对方而幸福。无条件地信任,无条件地宽容,无条件地去爱。离去时分离时虽然痛苦,却也因为对方的存在而快乐过。海报上定格着三人搂在一起大笑,就像最后贤泰举起的那张照片一样,没有人该被责备,哪怕绕了几道弯最终落下了最差的结果。 
  贤泰还回了调查负责人的名片表示不想继续,就算当初这么信誓旦旦说要查出真相,当真相摆在眼前时也只是相对无言。【民洙在得到你名片后出的事,我不想再发生】。没有大道理,没有复杂的状况和结论,只是一个简单的理由,他不想再让朋友受伤。仁哲这个怂得彻头彻尾,平日靠着大阔步来壮胆的一个人却拼了命地去为贤泰拿回委托书,甚至整件事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钱而是为了贤泰与父母恢复关系。他一副痞样却一直默默干着该干的事想着朋友,重感情到就算胳膊疼到快失去意识也要把沾上血的四叶草擦干净,因为那是宥莉的礼物。民洙就算知道风险也不忍拒绝仁哲,在失误后愧疚到精神崩溃。路上遇到贤泰妻子根本无法表达想要说的话,除了哭就是哭。就像他说这段友情是人生的全部,他自认毁了人生的全部后自尽,遗书却稀松平常没有怨言和责怪,最后一句话仍旧是【我的朋友们】。 
  友谊有多长?其实只要拥有过,值得了,便是永恒的吧。 
  片子两大泪点让我哭到不能自已,一是民洙死后贤泰的哭状,二是三人搀扶走过的雪地上掉落的随身听。全片节奏虽然慢,却拿捏得非常均匀,有高潮,有平静,有压抑,有释放。除了编导的功力不容小觑外,三人的表演也让我惊叹。池城是早知道的演技好,而朱智勋在经历各种风波后以这样的方式回归也让人感到高兴。特别要提的是光洙给我的震撼,以这样的演技那是绝对可以闯入演艺圈了吧,帅气的表演为全身气质都添了彩。 
  很动人,很深刻的作品,想来是能一直回味下去。听说提名了多伦多电影节,名至实归,希望能够有所成就,让更多人得以了解这个故事,感受这段感情。

 

    太后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